梦幻西游2官网
 
用户名:
密 码:
·您的购物车中有0件?#21776;?span style="font-size: 14px;">·
·请您登录查看详细·
天津艺文志
 
 
分享到:
编  著  者 高洪钧 定价 260.00
责任编辑 张慧霞 ISBN 978-7-5013-6577-7
出版时间 2019-01-31 版次 B1
印刷时间 2019-01-31 印次 Y1
库存提示 有书 规格 精装,大32开,
丛  书  名  
所属分类 工具书
中图分类 Z812.221
读者对象 广大读者
相关下载 图书文件下载(TXT)  目录附件下载
 
购买数量    
 
图书简介[ 滚动 - 展开 ]  
 
本书将天津地区的作家作品及相关文献进行梳理,全面了解天津历史上乡人著述存佚情况,既可作相关作者或作品的专题性研究,又可作学术史、文化史的参考资料,从中获悉社会经济、民俗风情和道德意识等资料,有裨于宣传和研究天津的?#23435;?#21382;史。
 
目录[ 滚动 - 展开 ]  
 
代序?为《天津艺文志》呼吁 来新夏?001
题词 刘尚恒?005
前言?关于《天津艺文志》的编写 高洪钧?007
编辑说明 017
著者目次 019

天津市区 001
蓟 县 581
宝坻县 609
宁河县 624
武清县 644
静海县 654

附?#23478;弧?#22825;津地区氏族宗谱目录 689
附录二 清代津人朱卷知见录 702
主要参考书目 724
书名笔画索引 726
人名笔画索引 794
后记 804
 
前言[ 滚动 - 展开 ]  
 
天津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,历史上究竟出了多少文化名人?他们都有些什么著作传世?这本是研究地方史的一个重要内容。传统方志学中有“艺文”一门,或录文,类于文征;或录目,类于书征。文征中大都收?#23478;?#20123;有关本地民俗风情和历史掌故的单篇诗文,作者可以是外地人;书征则必须是本地人的成集著作,内容包括经、史、子、集,但单篇诗文不录。所以书征又称乡人著述书目,如《皖人书录》;一作地方经籍志,如《温州经籍志》。本书则题作《天津艺文志》,同新编《江苏艺文志》。
最早著录天津乡人著作的是清同治九年(1870)修《续天津县志》,其卷十九《艺文》里附录有此前天津乡人115位,著作196种。接着是在清光绪十年(1884),由当时直隶总督李鸿章领衔纂修的《畿辅通志》,其卷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七《艺文略》里,也收录有天津人著作,只是按经、史、子、集四部,分散在所属府县中。光绪二十五年重修《天津府志》也因袭之。至民国初,“文治总统”徐世昌聘修《大清畿辅书征》,实际是《畿辅通志》里艺文部分的断代别录,只局限于清人著作。其中,“搜集天津人著作几达三百种,不为不多,但成书迫促,纰缪丛出,遂有百孔千疮之憾?#20445;?#39640;凌雯《志馀随笔》语)。民国十二年(1923),高凌雯主役天津修志局,广为征集遗书,亲自编纂成《天津县新志艺文》二卷,累计收录明、清两代天津文人277位,著作530种:其中经部58种,存36种;史部72种,存42种;子部51种,存32种;集部321种,存142种。另外还有28种因原书早佚,不知本旨,无从分类,故别作存目。
此后不久,即民国二十年,大兴人宋蕴璞组织人编写了《天津志略》,其第十六编《文艺》里,除过录了《天津县新志艺文》“所载之著作”书名及著者外,又增加了“志书以后之著作”75种,作者36人。与此同时,又有天津金氏族人金大本者,因感“乡贤著述半?#28304;?#26771;,其稿本之藏于家者固已秘不示人,而家业凌替者更不知流落何方?采访既已不易,购求更属维艰……乃就《新志艺文?#20998;?#20026;排比,旁参诸志以及公私书目,再益以年来所见?#20445;?#20110;民国二十六年编成《津人著述存目》上下二卷,上卷为书名目录,下卷为著者目录,包括一些丛书子目和译著论文在内,共得作者四百人,著述近千种,较以?#25353;?#26377;增?#21360;?br>斗转星移,又六十年过去了。而今天津已发展成为包括旧时原天津府属天津县和静海县,以及原顺天府属蓟县、宝坻县、宁河县和武清县在内的省级中央直辖市,如要编修艺文志,范围就得扩及郊区县,时限要?#21448;两?#29616;代。这期间,仅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,?#21830;?#27941;图书馆等十个藏书单位联合编制了一部《天津地方史资料联合目录》,里面收录了不少各馆现藏的乡人著作,但对那些历史上已佚或散存在外地图书馆的天津人著作则?#35789;眨?#25152;以称不上是天津艺文志。而20世?#32479;酰商?#27941;地方志编修委员会编辑出版的《天津通志·出版志》,后面虽也附有《津版古今图书选目》,那是在天津出版的古今图书的一部分,其中亦包括有外地人著作,但并不包括历史上曾有的,或至今未刊的稿本或抄本,以及在外地出版的天津人著作,更不用说有作者介绍了,所以也根本代替不了天津艺文志。
有鉴于此,为全面了解天津历史?#31995;?#20065;人著作及其存佚情况,查清前贤留下的文献资源储量,以便于抢救整理或开发利用;同时亦为向世人宣传天津历史?#31995;?#25991;化成就,宣传其深厚的文化?#33258;蹋?#28608;发起人们的爱乡之情,更好地服务于现代化精神文明建设,兹在以上诸多旧志艺文基础上,广采博收,多处查访,认真甄别,继往开来,增?#36141;?#26032;编成了这一《天津艺文志》,虽不说为填补空白,起码亦可弥补些新修《天津通志》中的不足。
编写《天津艺文志》,并不是简单的过录旧志艺文所载,而要参阅众多书目,视藏书情况亲自查阅原书,就作者生平及其所著书逐个进行认真考核,纠正错误,补充缺漏。如《天津县新志艺文》中收有明人蒋?#20146;?#21307;镜》和《药镜》二书,这本应是现存最早的天津人著作了。但据《全国中医图书联合目录?#20998;?#24405;,《医镜》四卷为明人“王肯堂撰,张暎编,蒋仪校?#20445;?#26377;崇祯十四年(1641)刊本;《药镜》四卷为蒋?#20146;?#25776;,?#39318;鰲?#23815;祯十四年著者自刻本”。《?#30446;?#20840;书总目提要·存目》?#21040;?#20202;是浙江嘉兴人,而《天津县新志艺文》则说嘉兴“或为”天津人蒋仪的“原籍?#20445;?#36825;就不对了。因为天津人蒋仪是明正德九年(1514)进士,怎会于百年后还撰有医书,并校刻了史称“精于医”的万历十七年(1589)进士王肯堂所著书呢?#32943;?#28982;?#31169;?#20202;与此蒋仪是异地同名的隔代两人,《医镜》和《药镜》两书并非天津人蒋?#20146;?#25925;本志不再收录。又如《大清畿辅书征》卷四十一介绍?#23545;?#20185;诗草》作者张玉贞生平说:“玉贞字蕴仙,天津人……事父母以终,光绪九年卒。?#31508;?#38469;上,张玉贞卒于清光绪十九年,光绪九年是其被旌表为孝女之年(见杨光仪《敬乡笔述》卷六《张贞孝女蕴仙附同乡官公禀和江西抚奏稿》)。而《清人诗文集总目提要》载其另著有《玉贞女士诗草》一卷。据查该书并非天津未婚之张玉贞撰,而是同姓名之外地已婚女,卒于清宣统元年(1909),故本志也不收。再如《续修?#30446;?#20840;书总目提要?#20998;?#24405;有清人梁宝常辑《营武备要》一卷,谓其“仕履里贯不详”。但[民国]《天津县新志?#23435;鎩?#37324;载有梁宝常,字楚香,赐进士出身,官至两广总督,后被参在家。清咸丰三年(1853)奉命办团练,参与了对?#22266;?#24179;军北伐的稍直口之役,获清廷嘉奖。兵书《营武备要》,当为其训练团勇时抄辑,旧志艺文未载,这次便把它收作天津人著作了。
至于旧志艺文中所录非天津人著作,本志一概裁?#20998;?#22914;山西蒲州?#23435;?#38639;著?#35835;?#27915;集》,浙江仁和(今杭州)?#23435;?#24311;华著《漂榆集》等。因为天津是个移民城市,其居民十之八九来自外地,除当地居民和久已入籍者外,对那些晚年定居天津并在此繁衍生息的后人都应视作是天津人。但对那些?#21776;?#22312;此寄寓,虽有著作传世,过后又离去了的,包括近人?#32454;础?#26753;启超等,他们的著作就不在收录之列。还有其他一些人的单篇论文,多见于《津人著述存目》,也不收录。
《天津艺文志》既是《天津县新志艺文》的续编,又是天津作为中央直辖市后第一次通志式新编,地域范围扩大了,时间跨度延长了,所以增加了不少新的内容。一是增加了所辖郊区县的乡人著作,主要采自原蓟县、宝坻、宁?#21360;?#27494;清和静海诸县旧志艺文(一作“著作?#20445;?#20197;及[光绪]《天津府志》和《顺天府志》,乃至《大清畿辅书征》所载,如有遗漏则补充之。如后魏蓟人高闾撰有《燕志》十卷,讲述燕国政事,属载记类,[光绪]《顺天府志·艺文?#20998;?#24405;为“佚?#20445;?#27665;国]《蓟县志·著作》根本未载,但《中国丛书综录?#20998;?#24405;有清人汤球辑本一卷存世,所以这里把它给补上了。二是补充进《天津县新志艺文》漏载部分。如现藏于天津图书馆的清道咸间人王崇绶辑《沽上梅花诗社存稿》二十卷,郝?#36843;?#32534;《一门沆瀣集赋草》四卷,郝福森著《津门闻见录》八卷,内附周宝善撰《津门竹枝词》三百首等,都是很重要的历史文献,对我们研究天津文学,增补《津门诗抄》,以及研究太平军北伐和英法联军二次犯津,研究天津的历史和民俗风情等,都有极重要的参考价值。三是增加了民国间人的著作。因为[民国]《天津县新志?#20998;?#32426;事到清末,按照生人不入传原则,如早卒于清末的?#29616;?#24248;著《严叔敏遗文》一卷,《新志艺文》中有著录,而其父严修所著书则?#35789;鍘?#20005;修卒于清后,?#21490;?#21330;于民国间的乡人著作,这次也都给增入了,主要采自《津人著述存目》和《天津近代?#23435;?#24405;》所示,参照《天津地方史资料联合目录》及其他一些馆藏目录核定之。
这样,本《天津艺文志》共收录卒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(个别?#21448;?#20013;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)的乡人著作一千五百种左右,作者六百馀人,采用了“以年系人、以人系书”的编排方式,分别天津市区(原天津县)和郊区县(原蓟县、宝坻、宁?#21360;?#27494;清及静海),各按作者所处时代先后顺序排列。每位作者先简介生平,然后将所著书集中在其名下:著述多者,民国前的按经、史、子、集、丛序?#26657;?#27665;国后的以出版先后为序;个中或有酌情变通。每种书视具体情况,分别著录其版本,成书或出版时间,内容提要,存佚情况,著?#23478;?#25454;(见某书目),藏书单位等,以方便读者查找。这样做的?#20040;?#26159;避免了过去分类排列、人书脱离,或?#23435;?#20171;绍失之过简的缺点,使人与书紧密结合,便于“知人论书,因书知人?#20445;?#30456;互印证;横向上可作单个作者专题研究,纵向上串联起来就是一个时代、一个地区的文化发展史,内含社会政治经济,民俗风情和道德意识等信息。
经过本《天津艺文志》的编写,基本上摸清了部分乡人著作的存佚情况及其收藏单位。如元时文望与赵孟相伯仲的蓟州人鲜于枢著有《困学斋集》一卷,[光绪]《顺天府志》和[民国]《蓟县志?#33539;?#33879;录说已佚,但通过查找《中国丛书综录》,知其有丛书本传世。又如被梅成栋誉为清早期天津三诗家之一的“帆史”张霔,旧志艺文中载有《绿艳亭诗稿》八卷,但存佚不明。此次经查《?#26412;?#22270;书馆善本书目》,知其有十五卷清抄足本藏彼处。再如曾被列入《?#30446;?#23384;目》的天津人牟允中著《庸行篇》八卷,有清康熙三十一年(1692)刻本藏天津图书馆,但20世?#32479;?#24433;印出版的《?#30446;?#20840;书存目丛书》?#35789;鍘?#32780;被列作清代禁毁书的宝坻人王瑛著《忆雪楼诗集》,新编影印的《?#30446;?#31105;毁书丛刊》采用的是清康熙三十五年王氏贞久堂刻二卷本。而其稿本为七卷,现藏浙江绍兴鲁迅图书馆;另有稿本《南村居士集》十一卷,藏浙江省图书馆。其他如天津人查彬撰《小息舫诗抄》清抄八卷足本,上海图书馆藏;静海人萧重撰《剖瓠存稿》二十卷,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;宝坻人王殊洽撰《寤厓诗草》一卷,?#19981;?#30465;图书馆藏;宁河人廉兆纶撰?#35835;?#29748;舫集》七种,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,等等。另外如天津张梦元纂类书《原?#34015;?#25220;》和华光鼐撰随笔《脞录》等,也都在?#26412;?#22270;书馆找着了。至于民国间人李士珍、王守恂、张克家、赵元礼、赵芾等乡贤著作,藏于天津各大图书馆。而严修的未刊书稿除藏天津图书馆外,河北大学图书馆也藏有《严范孙往?#35789;?#26413;》十三册。今年夏,天津图书馆的同志又从?#26412;?#36816;回了寄存在外多年的金钺刻《屏庐丛刻》等乡人著作板片,这是前人留下的宝贵精神?#32856;?#21644;实物见证,需要我们去珍惜爱护,妥加处理。
另外在编写《天津艺文志》时,还注意到了流散在民间的一些乡人著作。如清人樊彬撰《?#26159;?#38401;诗集》,已刊有十卷本和十四卷本。其晚年所作底稿本竹纸十册,为中国书店收购得,见《中国书店三十年所收善本书目?#20998;?#24405;。又如今年十一月二日在天津古旧书竞买会上,展出?#24515;?#27827;人高赓恩撰《思贻斋古近体诗》二十一卷。据《清人别集总目》和《清人诗文集总目提要》载,此书目前只有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清光绪十三年(1887)刻本,作十五卷;国家图书馆藏清宣统三年(1911)刻本,其卷一及卷十九以下原缺。而此次展出的是清光绪间刻足本,展品目录单上说:“是书颇为罕见,又为天津人著作,且书品极佳,极具收藏价值。”同期还展出有清吴人骥校《孙子十家注》十三卷,清刻六册。吴人骥也是天津人,清乾隆三十一年(1766)进士,官至山东莱州知府,有风流太守之称。工书画,善词曲,所著《念湖集》已毁于火。生前?#37096;?#21069;贤著作,如阎若璩《古文尚书疏证》、惠栋《后汉书训纂》等,被誉为是“汲古主人”。这《孙子十家注》是他和孙星衍同校的,《中国丛书综录》有著录,但未见载《天津县新志艺文》。
如此等等,足见天津的文化?#33258;?#26159;丰厚的。但由于种种原因,还有很多乡人著作未能流传下来。早年高凌雯在《志馀随笔》卷五里曾感叹说:天津“当明中叶后,士子由科甲起家,如张公愚,官至巡抚,著有?#23545;?#21476;书屋诗文集》;刘公焘,位至总督经略,著有《浙西海防稿》《奏议》《晴川馀稿》。当日文功武治,必有可观,不知何以至今无存?然则非作者无人,乃传之者无人也。”到了清代,郭师泰在《津门古文所见录》序里说:“国朝定鼎二年为顺治乙酉科,?#24535;?#24311;奭举于乡,旋?#28304;文?#25104;进士。厥后春秋两闱,登科甲者不胜屈指。而古文家如朱雪沽、王介山、孙又深、谢信符诸前辈,皆奋发于其时。若?#23435;?#20043;盛,又有张氏遂闲堂、查氏于?#22266;茫?#22823;江南北,知名之士聚集于斯者踵相接,津沽文名,遂甲一郡。”到了近代,更有清季最后一位状元公刘春霖为天津人赵元礼的《藏斋随笔》作序云:“百馀年来,河北(此指河?#31508;。?#25991;风之盛,以天津为之冠;天津名士,以藏斋(即赵元礼)为之魁。藏斋?#36733;?#29245;,精书法,自幼喜为诗,名章隽句,常在人口。一时名流,咸与?#26410;Α?#25925;其所记述,无穷出清新,盖此邦文献尽在于是。”
天津文风盛,读书人多,科举教育成绩显著,据?#35770;?#32534;《津门选举录》载,单有清一代,天津考中进士者即达一百三十三人,这在北方是少有的。天津的?#23435;?#29615;境好,得益于天津的地理位置?#26049;劍?#20061;河下梢,腹地广阔;濒临渤海,极富鱼盐之利。又是政治首都?#26412;?#30340;门户,由东?#27604;?#20851;南下的必经之途,军事地位重要;南北运河于此交汇,漕运事业发达。所以自明永乐二年(1404)建城设卫以来,一些下野的官员,退役的军人,经商的大贾,水?#31995;?#33337;民,都看好了这块风水宝地,纷纷来此安家落户谋发展。抚宁的张氏,宛平的查氏,江浙的华氏、金?#31995;齲?#37117;是靠业盐起家的;原来的官籍、军籍、商籍和灶籍,都转成了当地的民籍,移民城市于是形成。
经济的?#27604;?#20419;进?#23435;?#21270;教育事业发展,良好的文化氛围造就了众多人材。水西庄吸引了南北文人学士,梅花社实现了诗界中兴;辅仁书院书声琅琅,城南诗社?#27827;?#33631;萃。龙东溟的诗作有屈子遗风,王又朴的古文宗桐城方苞;查为?#24335;?#33457;影?#24535;?#21382;有似唐解元,金玉冈游众山水生平好比徐霞客。杨一昆不泥古说?#30563;?#23376;遵经求通》,郭师泰辑俗文学成《?#19981;?#38598;四种》。沈?#32386;棥?#31735;窗吟》后掌书院山长,杨光仪关注民生执骚坛牛耳。徐?#20917;欠隆?#19990;说》纂《宋人艳荟》(即《宋艳》),李庆辰学?#35835;?#25995;?#20998;?#37257;茶志怪》。他们的成?#25237;家?#19968;记进了本《天津艺文志》中。更有民国初期的“文治总统”徐世昌,不仅诗书画全能,且喜藏书,还组织有“徐东海编书处?#20445;?#32534;辑出版了《清儒学案》《颜李丛书》《晚晴簃诗汇》《大清畿辅先哲传》《大清畿辅书征》等大部头书,在学术?#32537;?#26377;影响,至今尚无替代者。
所以说,天津作为历史文化名城,历史上文人辈出。其中有二百多位古代文人,不见于笔者参与编写的《天津古代?#23435;?#24405;》(天津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),或可补漏。他们喝着海河水长大,或工诗古文辞,或深于经史学研究,在文化领域的各个方面,包括文学创作、书画艺术和学术研究等,均取得了卓越成就,有的还声名远扬到了海外。如清咸丰十年(1860)进士王维珍,官至通政司?#31508;梗?#20026;谗言中伤居家后,有许多朝鲜人“特来仰晋风裁,拜候起?#21360;保?#24182;自称诗弟子,向他求教问学。王维珍在其所著?#35835;?#35199;诗抄》中有《答朝鲜某》云:“可怜热血尚盈腔,击楫雄心付大江;高卧自惭闭北牖,虚名何?#20063;?#19996;邦。读书事?#36947;?#21069;席(原注:亦有愿为诗弟子之语),坐话秋宵冷壁。京洛才?#25105;?#22766;岁,当年国士愧无双。”诗弟子、朝?#20351;笔共?#33655;江称誉他的诗比唐人王勃、字如晋人王羲之,寄诗云:“竹窗藤架惬幽期,中有一人野鹤姿;缟带纻衣开府句,比邻海内子安诗。”又:“以金掷地声唯大,如玉立朝涅不缁;世世王家传八法,笼鹅风?#37117;次?#24072;。”这些情况,都是在编撰《天津艺文志》时因查阅原书而得知的。
艺文志是文献资源信息库,属目录学范畴。目录学是给人以读书治学门径的。本书原系笔者在天津师范大学工作时获准立项?#30446;?#30740;课题,退休后专心致志,历时三年初稿草成。在编写过程中,得到了天津图书馆历史文献部同志给予的方便和热情支持,在此谨表谢意。但终因能力有限,?#21448;?#36817;年腰腿不爽,有些在外地的书未能亲去查阅,只能借助二次文献,故书中疏误定然不少,敬请方家批评指正。有道是“书山有?#38750;?#20026;径,学海无?#30446;?#20316;舟”。但愿此书能给天津地方史研究、天津地方文献整理和天津文学史编写?#25321;?#30410;;同时宣传介绍天津的?#23435;?#21382;史和文化成就,在?#27597;?#24320;放的今天,?#28304;?#36827;天津的经济建设和?#23435;?#31038;会科学研究也是大有积极意义的。谨?#28304;?#20070;,献给关心和热爱天津建设的人们,献给天津建城六百周年纪念。
高洪钧
 
友情链接
Copyright◎国家图书馆出版社, All Rights Reserved.
京ICP备05029290号 ?#26790;?#37327;:6784886
发行联系电话:010-66114536 66121706(传真)66126156(门市)
梦幻西游2官网 冠通棋牌免费下载 kk娱乐棋牌官网下载 香港六合彩网址 英雄联盟直播 四川快乐12软件 预测青海十一选五 手机棋牌游戏大厅 北京香港赛马会工资 手机捕鱼大亨攻略 下载黑龙江快乐十分